字数:3818

 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 成长 家乡

  我还没睡着,就被一阵摇晃惊醒了,母亲赤裸着身子冲了进来,紧紧的抱住我,用身体遮挡着我的身体。

  我怕的要死,我知道有地震了。我的爷爷奶奶就是死于地震后的火灾。
  我颤抖的蜷缩在母亲的怀里,过了一会,晃荡才渐渐的消失。

  父亲也走了进来,母亲问是不是没事了。父亲点点头。母亲才放开我让我继续睡觉。

  我害怕了许久,才渐渐睡着。

  我躺在温暖的被窝里,睡的迷迷糊糊,门被推开了,一股寒意涌了进来,我本能的缩缩身子,就感觉到耳朵一阵剧痛,立刻清醒过来,眼前一张胡子拉碴的脸贴在我面前,我吓的立刻蹦了起来。

  父亲嚎叫道:「还睡!起来打猎去!」

  我慌乱的穿好衣服,嘴里答应着:「是,是,父亲大人。」

  我跟着他走出了房门,母亲和两个妹妹做好了热腾腾的米饭,父亲包了一些。放在一个木盒子里,让我背着。

  我们作为家里两个能进山打猎的男人,在母亲和妹妹们的相送下,走出了家里的小院。

  父亲一脸的兴奋,我却还没有完全醒,有些迷惑,走到山口林子边上,我抓了些松软的白雪,擦擦脸,才真正清醒过来。

  我注意到父亲背的枪和以往不太一样,长了很多。

  我跳着脚去摸,父亲笑着抱起来我说:「这是新式的来复枪。从部队上借来的。」

  我不知道啥叫来复枪,不过觉得它挺漂亮的,黑亮亮的枪管,簇新的枪托。
  进了林子,我才注意到父亲装子弹竟然是从后面装,而不是向以前那样从前面装。

  我们伏在雪窝里,父亲用新抢瞄准输上的野鸡,松鸡。

  枪声很清亮,不想父亲以前的老枪那么闷,打中后,我跑过去捡起猎物发现也只有一个洞,而不像以前那样有几个小洞。

  一天下来,我们收获了不少猎物。

  我跟父亲一起背着猎物下了山。

  回到家里,已经天黑了,母亲快手快脚的收拾了一只山鸡,我们全家美美的吃了一顿。

  第二天,一早父亲把冻的硬帮帮的一些猎物送给了村里的一些居民,尤其是村长。

  大家都很高兴。

  晚上,母亲又做了不少好吃的,村长夫人竟然还送来了一大瓶酒。

  全家人吃的很开心,只有母亲脸上带着淡淡的忧愁。

  吃完了晚饭,父亲没有休息睡觉,而是带着我又走出了家门。

  我以为是父亲带我去洗澡,等到了温泉那里,我惊讶的发现村里好的阿姨,婶子都已经在水里泡着了。

  父亲带着我脱了衣服,下了水,那些阿姨婶子们都笑着围在父亲身边,在父亲身上来回抚摸着。

  我看着眼前一片白花花的奶子和肚皮,我觉得有些眼晕。

  一个没挤进去的婶子抱住了我,身上握住我的鸡鸡摸来摸去。

  我觉得她摸我摸的很舒服,比在家里妈妈摸我摸的还舒服,泡在温暖的泉水里,我舒服的快睡着了。

  可父亲爬在一个阿姨身上,拼命耸动着屁股,那阿姨半躺在水里,两条腿举出水面,不停的嚎叫着,声音有些让我害怕,赶走了我的睡意,我盯着他们看,过一会父亲换了个阿姨,骑在阿姨白花花的身上,两人扭在一起,溅起很大的水花。

  抱着我的阿姨也盯着我父亲她们,手越来越迅速的揉搓着我的鸡鸡,现在可不舒服了,弄的我很疼,我不敢说,忍着疼让她玩着我的鸡鸡。

  一直到半夜,父亲跟泉水里所有阿姨,婶子都搂抱在一起过一次了。

  父亲才满意放松的躺在水边上,静静的休息着。

  阿姨婶子们陆续的离开,父亲让我穿好衣服,带着我回家。

  进了家门,我发现两个妹妹都穿的节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才穿的新衣服,花一样的等在家里。
  母亲拉着我去到我的房间里睡觉。

  父亲却带着两个妹妹去了他们的房间。

  我能听到父亲和两个妹妹的笑声,不一会,我就在母亲怀里静静的睡着了。
  突然,一声尖叫,我被惊醒了,耳边隐隐传来大妹的哭声。

  我抬眼看看母亲,母亲摸摸我的头说:「没事睡吧。」

  大妹的哭声持续着,我又睡着了。

  可还没多久,我被小妹的尖叫声吵醒了。

  睁开眼,妈妈还没有睡着,我问妈妈爸爸和妹妹在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什么、

  妈妈笑着摸摸我说:「没事,你睡吧。」

  我觉得有些冷,缩进妈妈的怀里,妈妈也抱紧我,看我一时没有睡意,妈妈伸手过来,摸着我的鸡鸡,轻轻的揉搓着。我舒服的轻轻哼着。

  我体会着妈妈的爱抚,听着隔壁妹妹们断断续续的哭声,终于睡着了。
  第二天一早,我就被妈妈叫醒了。

  来到厅里一看,小桌上竟然放着一套簇新的黄军装。

  爸爸在屋里走来走去,我觉得爸爸今天高大了很多,而且穿了件雪白的衬衫。
  院子也有好多人,村长也来了,还有几个昨天跟爸爸亲热过的婶子,阿姨。
  两个妹妹也出来了,不过她们走路都有些奇怪,有些弯腰,走路也很慢。
  妈妈帮爸爸把新的军装穿上,爸爸更高大了。

  妈妈拉着我,跟着爸爸走出家门,院子里的人都跟爸爸握手,拥抱。

  爸爸坚定的走出院子,妈妈赶紧拉着我,走到爸爸身边,爸爸摸摸我的头,跟村长说了几句。村长使劲点头。

  爸爸背着行囊走出了村子,在大家注视下,消失在远方。

  从此后,我家里经常受到一些村里人送来的好吃的。

  妈妈除了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活,就是在村口等着骑单车送信的叔叔。

  父亲时常的有信来,每次受到父亲的信,妈妈能高兴好几天。

  学校里,同学老师对我也很尊重,我渐渐的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爸爸又成为了一名伟大的军人。

  妈妈跟我说在父亲没跟她结婚前,就是一名了不起的军人,在一个叫青岛的地方,战胜了很多北极熊。村里好的叔叔都死了,爸爸活了下来,赶走了所有北极熊后回到了家乡。

  现在爸爸又应征入伍,飘扬过海,为我们寻找一片不会地震的土地。

  很快,我成为了一名中学生。

  学校里,我们不但学习知识,我们还要参加锻炼,参加军训。

  我们有专门的剑道课程,自小受到父亲的培训,我的剑道让老师都很佩服。全班所有的同学都在我的竹刀下臣服。

  连老师都说如果我的身体在强壮些,他最多能跟我打个平手。

  高年级的同学不但站队列,练刀,而且他们配发的步枪,虽说没有子弹,但他们联系瞄准,练习刺刀搏斗。每个月,他们还又机会去真正的实弹射击。
  让我们羡慕不已。

  终于,我也成为了高年级的学生,我也摸到了枪,父亲的信鼓励着我,他告诉我,他现在在一片富饶的,不会地震的土地上,驱使着大量的奴隶,在为我们开采煤炭。再过几年,这片广袤的无法想象的土地就是我们的了。

  作为一名优秀的学生,我进入了军校。

  作为军校年纪最小的学员,我经常被高年级的学生打的头破血流,可老师不管,我也没处诉说,只好忍耐着。

  终于熬到了暑假,我可以回家看望我的母亲。

  进入军校一年,我都没有回过家,母亲来看我两次,这让我很想念她们。
  我穿着军校发的制服,回到了村里,已经天擦黑了,村里没有多少人,大家都休息了。

  我进到院子里,我想给妈妈妹妹们一个惊喜,我没有声张,脱了鞋径直进了屋。

  我惊讶的发现,母亲竟然浑身赤裸的躺在房间里,披散着头发,双腿叉开着,浓密的阴毛上沾满了粘稠的精液。

  我放下包裹,跑了过去,昏黄的灯光下,我发现母亲的脸上,胸前,涂满了粘稠的精液,我估计这最少需要十多个男人才能射这么多。

  我很生气,难道有人趁我父亲和我不在家,来侮辱我的母亲,我正要发火,两个妹妹听到动静跑了出来,看到我高兴的叫着。

  母亲从半昏迷状态中醒来,看到我也激动不已。

  我问母亲是谁欺负她,母亲笑道:「是村里的爷爷,伯伯们看到她一人寂寞,就来陪陪她。」

  我看是母亲愿意的,我也就高兴了。

  母亲去洗了身子,回到屋里,我跟两个上了中学的两个妹妹讨论着学校的事情。

  母亲摸着我的头说:「上了一年军校,你高大了很多。」

  我脱了制服,露出结实的胸肌腹肌,母亲和妹妹都过来亲密的爱抚着我的身体。

  母亲高兴的拿出一张照片给我看,是一个漂亮女孩子的照片。我认识她,是我们村长的女儿。比我小三岁,现在也是个初中生了。

  母亲告诉我,她和村长太太已经商量好了,这个女孩子就是我未来的妻子。我看着照片上秀美的脸蛋,我很高兴。

  大家聊了很久,母亲让两个妹妹去睡觉了。

  母亲笑着问我还要不要她抱着我睡觉。

  我笑着点点头,我多么怀念母亲温暖的怀抱和爱抚。

  母亲没让我回我的房间,而是把我留在他们的房间。

  母亲先躺下,我也躺下,母亲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胸肌笑着说:你爸爸也有这么结实的肌肉。

  我笑着说:「母亲是不是很想念父亲大人。」

  母亲点点头说:「看到你,我就更想他了。」

  母亲的手指轻轻的捏住了我的乳头,慢慢的捻动着,我猛然感到一种强烈的酥麻的刺激涌上我的大脑,这种从没体验过的舒服感觉让我差点叫出来,我的肌肉猛然绷紧,浑身微微战栗着。

  母亲笑道:「你这里跟你父亲一样的敏感。」

  母亲轻轻的把我从面对她侧躺推到平躺下。

  母亲在新装的明亮的电灯下注视着我,然后慢慢的附身在我的胸膛,吐出猩红的舌尖,在我的乳头上卷绕着。

  湿热麻痒的感觉让我立刻呻吟起来,我的鸡巴也挣脱束缚挺立起来。

  妈妈看着裆布边上伸出来的大鸡巴,满意的点点头,用手轻轻的握住,上下噜动着。

  以前妈妈玩弄我的鸡巴,就是觉得暖和,舒服,现在母亲的手握着我挺立的鸡巴,竟然是一种全新的快感。

  母亲用脸蹭着我的胸膛,看着手里的鸡巴,低声说:「比你爸爸的还大。」
  我骄傲极了,得到妈妈的夸奖。

  妈妈爱不释手的摸着我的鸡巴,随手拿起她做衣服的尺子,比着我的鸡巴,说:「太了不起了,你才十八岁,硬起来都有六个厘米长了!!!!!!!!!你是全村男人最大的啊!!!」

  我骄傲的说:「我个子也是我们全校最高的,比我们老师都高,我有一米六四了。」

  母亲更激动了说:「你完全继承了你爸爸个子高的优点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