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种的妻子

作者:woaibaoyu (1)

“好老公,我要今年生只‘金猪’。”刚刚新婚的妻子撒娇着对我说。

“嗯……不用那么急吧?我们才刚刚结婚,迟点也不要紧啊!”我说。其实我 早知道妻子之前已经暗示过多次想要在今年这个猪年生只‘小猪’出来,可是我觉 得才刚刚新婚,当然要慢慢‘享受享受’,没必要像以前那些人那样希望早生贵子, 所以我总是装作不知道或支吾过去,做爱时一直用保险套。

“不行!我一定要今年生,而且这两个月就要怀孕,不然你就再多等十二年 吧!”妻子生气地说。

由于时间紧迫,看来她越来越认真了,可是我的意愿却是先玩乐一年后才生 孩子,结果我们相持不下小骂了一场,妻子气冲冲地去上班了。想不到妻子平常 不怎么信鬼神,但却那么注重这‘金猪年’的意头,说什么生个猪仔以后会比其 他生肖捱少很多苦。

晚上,妻子主动地过来叫我播A片和她一起看,然后又在床上帮我含肉棒。 我和妻子认识五年了,以前她完全不肯帮我含的,不过经过我慢慢调教,虽然也 不肯时常帮我含,不过技术却有很大进步。她先用舌头贴紧我的肉棒慢慢摩擦, 然后又用舌尖不断地钻探和刺激我的龟头前端和尿道口,我不但很快达到僵硬状 态,还升起一股想狠狠地插进她肉穴的欲望。

我望着妻子那漂亮的脸孔说:“骚婆,今晚这么卖力,是不是想我狠狠插死 你啊?”

“是啊!今晚我就是要你插死我,不要戴套了,直接来吧!不然我就去找别 人插了。”妻子应道。

平时我就有和妻子在做爱时说些下流的话来凌辱她的习惯,而她也很接受还 会表现得特别淫荡,今晚妻子更主动说来挑逗我。其实我心里明白,她就是要我 不戴套直接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她然后射进她里面嘛!不过既然她今晚服务那么好,我就先顺顺她 意思吧!

于是,我要她躺在床上打开双脚,一边用手指刺激她的阴蒂,一边说:“怪 不得今晚这么卖力,原来是你这只母猪想我给你打种来生个猪仔了是吧?”妻子 道:“是啊,我这只骚猪想生小猪了,快来插我给我打种吧!不然我就要别的猪 公来插我了。”

我扶起妻子的屁股,要她打开双脚弯到头上让身体呈C字形,然后再抓住妻 子的双脚向下按,让她的屁股更加突出,这时,妻子那个湿淋淋的肉穴就向上对 着我。妻子的骚屄和菊花口都有些黑,毛也很多,外阴唇已经因为充血而变得肥 大,小阴唇则像两片软软的蚌肉。我用肉棒对准妻子的肉洞口,就如打桩一样, 自上往下,利用身体的重力狠狠地插下去。

“啊……对了,大力点……插死我!啊……”妻子呻吟道。

“看你的骚屄这么多淫水,一看就知道你想用精子灌满它了,是吧?”我一 边狠插着妻子,一边和她对话:“一次一定是灌不满的,要不要我多射几次进去 啊?”

“不用了,一次就够了,嗯……”

“你不是想打种吗?一次怎么够?我还想找几个人一起来把你灌得满满的, 才能保证生只猪仔出来。”

“啊……啊……我不要,我只要你这只猪公给我打种就够了。”妻子一边呻 吟一边道。看来妻子还蛮有我心的,不过用错了方向,我可是时常想找人来和她 一起玩3P的呢!

就这样插了几分钟,看来一下子不戴套做的刺激真的很大,我已经有点想射 精了。我拿出一个震动跳蛋来,放在妻子的阴蒂上,开动电源,这样的刺激可以 使妻子的高潮也快一点来到。

“啊啊……”妻子受到刺激,愉快地叫起来:“好老公,插快点!我就快想 来了,啊……”

“今天你这只母猪发情啊?才插了那么一下就想高潮了。”我一边加快速度 一边说:“是不是想高潮啊?想的话用力抓自己的奶子给我看。”

“嗯……是。”妻子已经完全发浪了,她听话地用力抓起自己的奶子来。

我说:“对,抓大力点,要抓得你的猪奶变形。”我边说边用手捏住妻子的 乳头大力拉扯起来。妻子的乳头颜色很深,平时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让我玩弄, 所以有时候在做爱时我会找机会虐待她一下。

“啊……来了,来了……再大力点!快!啊……啊……”在我玩弄下,妻子 的高潮开始来了。

妻子的阴道突然收缩,全身控制不了地抽动,我知道她在高潮了。这时我的 肉棒因为肉洞收缩一夹,也忍不住要射精。

我一开始已经计划好,我这次虽然不戴套做,不过射精要射到体外去。于是 我在射精前立刻把阴茎抽出来用左手套弄,右手用两只手指插进妻子肉穴内大力 搅动来维持她的高潮。

“啊……你怎么拿出来了?不要……啊……”在高潮的袭击下,妻子一边说 话一边高呼。

只觉得妻子阴道的肉壁不断收缩来夹紧我的手指,不过这没能妨碍我抽插她 肉穴的速度。这时我也射出精来,不过我让精液都射到她胸前,说:“你这只母 猪那么快就想打种?可没那么容易,哈!”

“呼……呼……”高潮过后,妻子无力地躺在床上微微喘气。我拿来纸巾, 把妻子胸前的精液尽皆抹去。

在我抹完后,妻子用愤怒又有点委屈的眼神盯着我,说:“你有种,你不射 到我里面,你可别后悔!”

我说:“我为什么要后悔?我还怕你后悔呢!我们才刚结婚,应该多玩一会 儿,你就不要受那些迷信思想影响了,迟一年生孩子就好啦!”

妻子又发了一会儿脾气,就气凶凶地独自睡去。我收拾好,心想:“妻子这 次那么凶,明天再讨好讨好她让她消消气吧!”

第二天起床,各自上班相安无事。下午接近放工时,我正在想晚上和妻子去 逛逛街买衣服给她,电话突然响起来,一看,是妻子打来的……

(2)

“奇怪,就快下班了,还打电话来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什么呢?”我一边想,一边接着电话: “喂,老婆啊,什么事啊?……哦,晚上要加班啊?……你有东西要赶啊……不 回家吃饭了。加到什么时候啊?……不知道?……赶好就回来,嗯……好吧,快 点啊……本来晚上还想和你去逛街呢!那么明天去吧!好……拜拜!”

原来妻子说要加班,晚上可能很晚才回来。妻子的工作是制图,有时候赶货 就要加班到很晚,我有时还送饭或者夜宵过去给她,所以也习惯了。

“虽然晚上不能去逛街,不过刚才听妻子的口吻,气应该还没消,等下还是 买些她喜欢吃的东西过去给她,让她惊喜惊喜吧!”我心想。

由于妻子和我是同一时间下班的,所以我提早了溜出来,买好了饭就赶去妻 子工作的地方。

到了妻子公司楼下,刚好碰见她上司在跟客户谈话。我是认识她上司的,所 以就过去打声招呼,互相寒暄了一会。妻子的上司对我说:“你真是好老公啊! 亲自拿饭来。你老婆今天也真勤力,说要赶完图才回家。我现在要和客户出去, 刚才办公室锁门了,你就拿我的钥匙上去给个惊喜她吧!”说完,他就把办公室 的钥匙给了我,然后和客户走了。

我拿着钥匙看着妻子的上司离去,心里却在想:“奇怪了,妻子平时才不会 无端端那么勤力呢!听她上司说的话那图也不是急需的,是不是因为昨晚的气还 没消,所以不想回家吃饭啊?”

很快就上到了妻子办公室的门口,我却在犹豫不决进不进去好,如果妻子是 因为昨晚的事而生气到现在,连饭也不想回家吃,那我不如等她气消了点自动回 家后再和她说话为好。

就在我犹豫中,突然听见楼下传来快步上楼的声音,我一急,就也沿着楼梯 走上去,不让别人看见我傻待在门口不知道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什么。

我刚走上一层,就听见那脚步声停在我妻子办公室门口,并且在拍门,我好 奇地小心地望下去。拍门的人大概1米75高,黑黑壮壮的,看来是急赶过来, 满身汗水。我以前见过他两次,他叫陈仔,是妻子公司在工地上的一个新工头, 是外地人。妻子还夸奖过他本事不小、长得又帅,比她还年轻就这么快当上工头 了。

只见门不久就开了,是我妻子打开的门,并叫陈仔进去,然后又关上了门。

“是工地上有什么做不好,要叫陈仔来问清楚吗?”我一边想,一边轻轻地 走下楼去:“不如趁现在偷偷地躲进去,等陈仔走后,突然从妻子后面抱着她, 吓她一下也让她惊喜一下吧!”

于是,我小心翼翼地用钥匙打开了门,听见他们正在会客室里谈话,由于时 常来,所以妻子办公室的地形我是熟悉的,他们在会客室里是看不见外面的。我 轻轻地打开了她上司办公室的门躲了进去,妻子不知道我拿了钥匙,一定想不到 我会在她上司的房间里。

等了好一会儿,还没听见陈仔出去。由于关着门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,所以 我偷偷地打开了一点门,听见他们还在会客室里,而他们这时谈话的声音也听见 了,内容更是令得我目瞪口呆、惊讶不已。

我偷听到的第一句话,竟然是陈仔说的:“怡姐,你舔鸡巴的功夫真好!” 天啊!‘怡姐’就是他平时对我妻子的称呼啊,他们两个在做什么了?

接着就听到妻子的声音说:“舒服吧?是我丈夫教我的。不过怎么你的鸡巴 味道这么大啊?”

陈仔说:“不好意思啊!刚才工作了整个下午,一放工就赶过来了,所以汗 味较大吧!”

“看你急色的!我说好给你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一炮就不会反悔了,看你急得饭也不吃,一过 来就马上要做。”妻子说。

陈仔说:“早上听见怡姐说今晚想和我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一炮,我整个中午都无心工作了。 你知道吗?我刚来这里工作时就看上你了,和女朋友做爱时都时常幻想着在跟你 做呢!现在我的幻想竟然可以实现,哪能不心急啊!”

听到这些对话,我已经完全知道妻子在做什么了。看来妻子因为对我不满, 所以一怒之下就去勾引陈仔来报复我,可能甚至要陈仔给她打种!我真是难以相 信,虽然以前一直对妻子耳濡目染,不过都是停留在幻想阶段而已,我可一直是 妻子唯一的男人,想不到妻子现在为了赶在猪年生孩子,就那么轻易地做出这种 事情来。

这个时候,我不得不冷静考虑现在的问题了。虽然平时《凌辱女友》、《赤 裸娇妻》等看得多,常常幻想能实现书里的内容。不过如果妻子只是偷情玩玩的 话我才无所谓,如果妻子要别人偷偷给她打种的话,我可接受不了啊!

可是现在只是在偷听,我的肉棒已经不安份地竖立起来了。我知道,如果现 在能把握机会,以后就有机会让妻子变成淫荡的女人,让我实现我的性幻想。在 理智与情欲之间,我必须立刻抉择。

可能情急生智,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,虽然有点冒险,不过我 决定试一试。成败关键就看陈仔到底是个老实人呢,还是一个不老实的人了。

我轻轻地打开门走了过去偷看他们,只见他们在会客室内,老婆正背对着我 跪在地上给陈仔舔鸡巴,陈仔也一脸享受的表情看着我妻子。

“这贱人,平常要她给我舔的时候也要我先洗一洗,现在竟然就这样舔别人 的臭鸡巴!”看见这一幕,更加坚定了我行动的决心。

不久,陈仔用双手按住妻子的头带动着来回抽动。我知道妻子的口交技术有 个缺点,就是她虽然舔功厉害,可是不大会吞吐,被她舔得久了后会很想被她完 全含住的。我也常常这样按着妻子头要她含住吞吐来让自己的鸡巴插深一点。

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了,趁陈仔正抓着我妻子的头部,我突然冒出来,一边 打着眼色和手势,要陈仔别轻举妄动。陈仔也是见过我的,突然见我冒出来,而 自己正在要我的妻子含鸡巴,确也吓了他一大跳,身体颤动了一下。好在他正抓 着妻子的头部,虽然有点异动,不过妻子可能当作是陈仔舒服的表现,并没有觉 察到什么。

陈仔被我稳住,但妻子并没有发现,第一步成功了。我继续做手势,要他偷 偷出来和我说话。看来陈仔也是个聪明人,明白了我的意思,他对妻子说:“怡 姐,我还有急事出去打个电话顺便撒个尿,你脱好衣服等我。”

妻子放开了口,说:“嗯,快点啊!”

接着,陈仔便关了会客室门,跟我走进了厕所。在厕所里,我简单明了地说 了一下昨晚的事,让他明白妻子是为报复我而找他做爱的。

听完后,陈仔便说:“大哥,你的家事我可不想管,不过,这可是怡姐自己 找上门的。而且现在肉我都正在吃了,你没理由要我吐出来吧?”看来我没押错 注,听陈仔的口气,他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,年纪轻轻就做工头,果然不会没点 料子的,不然怎么管得住手下呢?

看来我可以放心地和陈仔谈判了,我说:“你放心,我现在没叫你吐出来, 只要你合作,我反而可以教你以后都有得吃呢!”接着,我搬出了我的“人际关 系”,警告陈仔这次不能射进我老婆里面,但我会帮助他以后都可以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我老婆。

经过交涉,陈仔明白了我有调教妻子的愿望,爽快地和我达成协定,只要是 我同意了的行动,以后都可以由他帮我调教妻子。

想不到这么顺利,看来妻子没夸奖错陈仔,他果然是个“识时务的俊杰”。 我说:“快点回去吧,我妻子现在可是在等着你吃呢!”跟着,让陈仔回到会客 室里。

我的计划是这样的:要陈仔把其它地方的灯都关掉,只开亮会议室的灯,我 会在外面用手机帮他拍下他和我妻子做爱的照片,而他就配合我不让妻子发现。

一切按计划进行着,陈仔回到会客室里,妻子已经脱好衣服躺在沙发上了。 陈仔走过去,直接就把手指插进妻子的阴道搅弄,说:“要陈姐久等了,不过陈 姐你怎么不在等我的时候自己自慰一下呢?那样我就可以直接插你了嘛!下次要 注意啦!”

“下次?我可是心情特不好才找你做一次的,就这么一次就别想下次了。” 妻子一边享受一边回答。

陈仔笑了两声不予反驳。妻子当然想不到,自己丈夫已经和他达成协定,以 后由他做代理人来调教自己,并且现在还在门外偷拍自己的偷情行为。

陈仔看来也是个高手,妻子很快就已经被他挑逗得喘气连连,身体不由自主 地颤动,是要肉棒插入的时候了。果然,妻子忍耐不住,说:“行了没有?我已 经很湿了,快点插进来吧!”

陈仔说:“好,这可是你要我插你的,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陈仔调好妻子的位 置,让我的角度可以拍到大部份画面,而妻子又不会发现我。这次我的一百万像 素手机可真没买错,当初买的时候妻子一定做梦也想不到作用会那么大。

陈仔准备插进去的时候,我才看清楚他的肉棒颜色很黑,而且又长又粗。妻 子果然没找错人,如果被他在体内发射,一定插进妻子的花心里面灌得满满的。

“啊……好长啊!”插进去的一霎那,妻子舒服得叫了起来。

“厉害吧?是不是比你丈夫的大很多啊?”陈仔明知我在偷拍也毫不怜惜,每 一下都用力插进妻子体内,并带起“啪!啪!啪!”的肉体撞击声。

“哦……啊……是啊,等一下你射的时候,可以用力顶进来射进我里面。” 妻 子终于说出了她的目的了,果然是想偷陈仔的种!好在我已经和陈仔言明,妻子 的奸计当然不会得逞了。所以陈仔没有答应我妻子,只是支吾两声,只顾着自己 快速地抽动。

不久,他又要我妻子换成狗趴式,妻子的屁股很圆很翘,用这个姿势自然是 最好看的,所以我也常常使用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”虽然是第一次偷情,妻子竟然一直都很享受地呻吟着, 看来我平时对妻子的调教也是有点作用的。

这时妻子呻吟道:“哦……啊……陈仔,你的卵蛋打得我阴户好舒服啊!” 只见陈仔双手用力抓着妻子屁股的肥肉来配合自己抽插的节奏,而他的大卵蛋每 次都在摇摆中拍打到妻子的肉穴,给妻子带来双重刺激。

陈仔道:“舒服吧?我再加上第三重刺激,保证怡姐你爽死。”说完,他往妻 子的菊花洞吐了些口水,不由分说地就用中指插了进去。

“啊……不要那样,脏啊!”在妻子的一声尖叫中,陈仔的手指已经在抽动了。 妻子的菊花我也只是开发过几次,而且发现潜力是不错的,不过妻子一直都觉得 脏,很少肯让我玩弄。

陈仔的三重刺激功夫真不错,妻子虽然嘴上说不要,并且抗议地咬起嘴唇不 发出声音来,可是我很快就发现妻子的呼吸明显加快,手也抓得沙发死死的,我 知道这是妻子高一重的兴奋表现,而且高潮也就快会来临。

中指抽动了一会儿,陈仔觉得还不够过瘾,把无名指也一起插了进去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”终于,妻子忍耐不住,再度发出呻吟声来。

“舒服吧?怡姐,我也很舒服啊!怡姐的身材真是好,阴道又够力,夹得我 快顶不住了。我待会真的可以射进怡姐你身体里面吗?”陈仔道。

“是,哦……是的,快射进来吧!喔……我也就快高潮了。”妻子道。

“好,那我不客气了。”陈仔听到妻子答应,再度加快速度。

“什么啊?不是说好了只能射在外面吗?陈仔没理由反口啊?虽然他有点料 子,不过始终是外地人,量他也不敢啊!”陈仔和妻子的对话令我不由得疑惑起 来……

[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2010-3-27 16:49 编辑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