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  我叫“方守正”今年28岁,已婚、是个酒店厨师。太太“慧心”比我大7年,以前是我补习老师,现在是投资公司副总裁。我们结婚已经9年多了,其实我和她的开始也甚不伦,可能迟些再说给你们听。但这个故事是关於我太太两个姊妹的。

  去年初,太太说自己36岁年纪开始老,想要小孩,我们便积极“造人”太太成熟了比年轻时更开放,所以我们的性爱也相当频密,小电弹、皮靴、网丝通通齐全。计划试了接近一年都没成果,太太建议找医生验身。报告发现太太子宫酸素过高,不能产子,我们都很伤心,但得接受现实。我们考虑过领养,但太太不喜欢,人工受孕不通因为问题在於女方。去到最后只可以借用别人的子宫,但谁会免费愿意帮人十月怀胎呢!况且这等勾当在香港是违法的呢!

  太太想到找来刚刚离婚的姐姐代产,她说既然自己的卵子有问题要借用姐姐的卵子,再花上数十万圆人工受孕后再植入姐姐体内,倒不如要我直接跟姐姐那样那样,岂非更好!

  我听后假装大发雷霆,说怎么可能,但其实大姨“慧贞”虽然刚刚40岁,却是个相当有女人味的美妇。慧贞肤色白晢所以看来很年轻,一般人都以为她只是三十出头。大姨身材大约36C/ 28/ 38,五尺三寸高,是个资深大律师。由於工作需要,大姨衣着十分保守,永远都只穿一式一样的黑色紧身套装加黑丝袜高跟鞋。她是个工作狂,亦因此5年前和丈夫离婚了。她们没子女,所以离婚后,慧贞可以全情投入工作,短短数年已经是全港数一数二的刑事律师。

  想到有可能跟这个遥不可及的大姨做爱,我只是想已经兴奋了。但我还是假装慨愤,最后慧心还送了一只名贵手表请我帮忙。其实我这关容易,她姐姐那关却很难了。

  第一是这个想法近乎乱伦,怎能要一个深信法律的女性去当这些事呢!第二是慧贞已经放弃了男人和爱情,只有工作。第三是大姨已经多年没行房,要她突然跟男人做,是有技术上的问题的!但是我太太性格就是想到便一定要做,所以她便直接跟慧贞说了。大姨听后不但没有答应,还狠狠的闹了慧心数个小时,幸好慧心父母早已不在,否则可能更麻烦。

  太太回来哭着对我说,“姐姐说了不,便是不了!”

  我说她们姓“司马”的女儿个个都是说一不二的呢!

  如此相安无事又过了数月,大家渐渐把这件事忘了。这天突然太太兴高采烈的问我圣诞节有空去旅行么,我说可以,她便说相约了姐姐妹妹和我四人一同到北海道过节。我起初也没觉得什么,直到起程前,太太突然说当医生的妹妹“慧岚”要代同事留守医院,我便觉得有点可疑。

  北海道12月是非常冻的,我们没有滑雪,只打算到处吃鱼生和浸温泉。第一天晚上我们在自己的酒店吃过饭,慧心便邀请大家到酒店内的风吕。这个是个男女共浴的传统风吕,大姨慧贞起初还不想在这里浸,但经慧心游说也只好答应。

  我先到风吕,看着外面下雪,暖暖的温泉真的很浪漫呢。太太和大姨来到,见太太脱光衣服下水,大姨脱下毛巾,里面却穿了一件头的老土泳衣。虽然如此,她在我面前下水,我望着她雪白的肌肤和丰满的乳房,还有那圆润的臀部,也立即有些身理反应呢。

  慧心在水里多次劝导姐姐脱去泳衣:“家姐,这里只得我们三人,别害羞,脱光浸浴舒服多了!”

  “慧心!别胡闹了!我说不便是不!”

  慧心父母早死,慧贞十八岁便要兼职养家供妹妹入大学后还可以当上大律师,她的毅力是不能置疑的。而且慧心和妹妹也相当敬畏这个姐姐,比母亲更甚。

  最后我们静静的享受了温泉,能跟这两个美人浸浴,我其实已经很满足了。
  接下来的数天,我们都按照慧心的建议到小樽、登别、函馆等地方观光,在临回港前的晚上,我们到了一家出名酿酒的小店吃饭,席间店东不断的给我们试不同的清酒,算下来每人都喝了四、五瓶酒呢。

  慧贞自幼行走江湖,酒量了得,我和慧心都喝得大半醉了,她反而清醒地扶着妹妹回酒店。上到了房间门口,慧贞说过晚安,慧心却说要再饮,姐姐说不,但这次妹妹却大吵大闹说要喝完房内那小小的一瓶“大吟酿”才肯睡觉。

  大姨最后勉强答应,祝酒时慧心说:“多谢家姐多年来照顾我,供书教学……比妈妈还要好……”

  边说边哭。

  “好了好了……别哭了,慧心乖……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杯,姐姐知道你疼我……”

  说着便扶她到床上休息了。慧贞放下杯子亦回房间去了。

  慧心在床上睡了数分钟左右突然起来说:“守正!我遗漏了手机在餐馆!”
  “真的!你有带手机到那里么!”

  说着我在她手袋及房间内寻找。

  “咦……哈哈哈……好像没有,对了,吃饭前我留了在姐姐房,你可以帮我去拿吗?”

  她想到没是遗失手机,便又躺卧在床上睡了。

  “真是给你吓坏了!”

  我拿了房门卡,便往大姨房去了。

  怎料我敲了数次房门都没人应,心想可能她在洗澡,既然手机在里面,明天再拿也不迟,便打算回去。就在这时,房门慢慢的打开,我看见慧贞摇摇欲坠的托着头开门,我便立即上前把她扶着,问:“大姨……你怎么了!不舒服么?”

  “啊!原来是守正,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酒醉吧……但我很少这样的……”
  还未说完便往后坠了。我立即把她整个人抱住,我触摸到她手臂时,发现非常烫,便说:“大姨,你好像是在发烧呢!来我带你看医生去。”

  我把她背起,首次感到那对柔软的乳房压在我背上。

  “不需要喇……我没事……只是口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而已……”

  於是我便把慧贞放在床上,倒了杯茶给她喝。我看见她面颊通红,眼光呆滞,喝过热茶后她觉得更热,便除下丝质恤衫,还剩下黑色吊带小背心和牛仔裤。虽然如此,这刻的慧贞的表情和坐姿却异常地性感,她把左腿跷到右腿上,用左手大力的按着小腹,整个人像蛇般扭曲。

  “大姨……你怎么喇,肚子不舒服吗?”

  说着我便蹲在她面前,轻轻摸了她手背一下,谁不知慧贞反应极大,整个人弹了起来,说:“没有……我没事的,我想只需洗个澡便没事了……”

  说话时候,她的表情很奇怪,全程没有望着我。

  我深感不妥,便追向她回避的目光,再近距离望着她的眼睛,她可能知道我察觉有异,也不再回避,正正的望向我。只见慧贞眉头紧皱,眼睛湿湿,面颊通红,连嘴唇也是涨涨的,勉强地说:“守正,放心吧!你先回去陪慧心吧,我能够照顾自己的……”

  我一直望着她的表情,我看到慧贞的眼睛在我的面上打量,由我眉目到鼻子到嘴唇,到最后她轻轻眯了眼,嘴角竟然微微的动起来,这表情呈现了一刻,她便摇了两下头,飞快转身入了浴室,其时还说:“那你先回去吧,我洗澡了!”

  说着把门关上。

  我本来也打算回房间,但我经过浴室时依稀听到里面传来微微的呻吟声,好像她在哭泣似的,想到整件事情的奇怪,我便留下来,确保她出来后没事。为免她误会,我还是大声对她说:“大姨!我还是放心不下,我待你洗澡完没事我才回去吧!没关系,慧心睡了,我反正有空呢!”

  说着我便开了电视,里面没有回应,转眼传来了水声,我便安心在看电视。
  又过了十数分钟,里面水声停了!但是过了很久,慧贞都还未出来,我再等了一会,觉得不妥便打算去敲门。

  “格叻……”

  门终於打开了,我也顺势打算回房:“大姨……你出来便好,那你早点休息吧,明早我们要一早起程回港呢!”

  怎料慧贞从浴室出来把我拦住,见她放下了一把她惯常束起的长发,身穿浴袍,一脸风情的说:“哎唷……你还在这里便好了,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吗这么急回去呢!我有说话要跟你说呢,先坐下好吗?”

  看见这情景,我整个人呆了!

  我十年来都从没见过大姨把长发放下,她永远都把头发结髻,这刻看来,她彷佛年轻了十年有多!她的肌肤一向都是三姊妹中最好,不涂脂粉的面容真的一点瑕疵都没有。慧贞这种女人是禾竿盖珍珠呢,平常总是硬崩崩,总是穿得密密实实,把所有女人的魅力都尽收藏,怎么原来是个大美人呢!

  慧贞缓缓的行过床边,到了落地窗前的沙发椅坐下了。她把左腿跷在右腿之上,整条美腿在浴袍底下露出,相当诱惑的姿势。我那刻真的吓坏了,心跳不停加速,傻傻的站在浴室前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……你……怎么……我……”

  “什么你你我我……来,我的好妹夫,坐到床边陪我好吗?”

  我点头示意,但仔细看她的面容,见她的脸比早前还红,笑眯眯地望着我,眼中充满欲望似的。

  坐在床边,慧贞要我靠近些,然后拖住我的手说:“放心守正……我没事,相反,我想跟你说的就是……这刻我很开心呢……我已经很多年没这样的开心了,身体很舒服啊……当然有你在陪我,更开心呢!”

  这肌肤之亲虽然只是拖手,但慧贞热烫的体温我却完全感受到。接着,她拨了长发,左右腿对换交叠,再说:“好妹夫,你说实话,大姨我是否老了,你看皮肤都开始皱了,对吗?”

  虽然事情发展至此,我还是惊魂未定,眼前又有如此美艳的熟女,但这个问题却很容易答:“当然不是啦!我就是赞叹很少看见大姨的这一面,原来多年青,比起任何少女都要美得多!”

  “才不是呢,小伙子……你这样逗老娘,人家大你十年有多,你不是有什么企图吧?”

  大姨甜笑地说。

  “这都是真话呢,我经验虽然浅,但至少可以肯定大姨是我认识当中最美的女人!”

  怎么我也开始打情骂悄起来!

  “对吗?比慧心还要美!”

  “你是三姊妹中最美的一个呢,难道你不知道?”这句说话慧贞十分受用,笑颜尽露,说:“好妹夫,你这样轻薄的说话,不怕我告状么?”

  听她这么说我也有少少担心,但看见大姨此刻风情万种,真的什么也不怕了:“那只好是牡丹花下死吧……我都只会实话实说!”

  慧贞这时突然起来,站在我面前,说:“我跟你闹着玩而已,这里北海道的事……就留在北海道吧。难道……我不知道你留下来的真正原因么?”

  说罢便把浴袍脱下,赤裸裸的在我跟前。

  我的天呀!那里来的好运,这么绝色的熟女竟然会赤裸在我面前。大姨全身的肌肤都哲白,那对乳房和我早前在风吕幻想的一样,又大又圆又挺。但是最美的还是纤腰接着臀部的曲线,那完美的线条只会在成熟的美女身上找到,这曲线加上稍粗的大腿和修长的小腿,能把任何血气方刚的男性迷倒。

  我顿时感到一股热流直达下体,肉棒不由自主的硬起来,我迅速跷脚遮掩。
  “好妹夫,今天很累呢!大姨年纪大了,可以替我按摩肩膊吗?”

  说着便面向床上躺下。作为成人,这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,但是那个毕竟是自己太太的姐姐,我的道德防线还在。

  “好吧……”

  我站在床边,弯着身把手放在慧贞肩膊上,轻轻的按摩,但反而被骂:“哪有人这样按的,来吧,坐到我背上按吧!”

  我当然照样做,但首次坐在大姨的裸体上面,我的心不停“噗、噗、噗、噗”跳呢。

  我轻轻的按了数下,便逐渐加强力度,听到慧贞开始有反应,轻声吟:“噢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啊!舒服呀!”

  救命呀,每一句的呻吟都是骚软蚀骨的叫声,尤其是来自一把成熟的女性声线,我感到下体不断膨胀,跟着她的吟声摇动。

  “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对了,就是那里!大力点……噢!厉害呀……”持续的呻吟声音早已令我神魂颠倒,我受够了!是你逼我的!

  我停下来把大姨反转过来,整个人压在她身上,用嘴唇跟她接吻,她不但没有丝毫抗拒,还主动跟我卷舌。大姨的口水很甜,舌头很滑,而她的湿吻技巧很好,我俩在床上互吻了接近十分钟双方才愿意停下来。

  接着慧贞迅速的把我衣服脱光,看见她这么主动,眼神充满欲火,我突然想起慧心逼她喝下的酒,那时每杯酒早已经斟好,莫非她偷了我的媚药!想起来大姨的表现跟当年的她一样,我便明白为何端庄的大姨会如此发春!

  这刻大姨见我心神彷佛,便继续用自己的身体跟我磨擦,令我心想,既然难得太太要我享用这大美人,我又何不成人之美!想到这里一切疑团解开,我立即恢复心情,集中精神享受不伦之性!

  我突然反客为主的把慧贞抱住,往她乳头上吸啜,不忙用手玩弄她的另一边乳头。慧贞对我突如其来的进攻感到极其兴奋,竟然“噢!”

  的叫了出来。玩弄了一会,我心里一直渴望探勘另一个地方,便逐渐往她下方移去。

  大姨似乎意会到我所想,大力的搂实我,狂吻我耳孔后轻声的说:“人家那里……很久没有了……我……害羞……呢”这句说话把我的魂魄也勾了去。这副成熟的胴体竟然是多年未经人道,真是太诱人了。

  “大姨……那我不碰你那儿便是了!”

  “不……那又……不需要,人家心痒了……你……只要温柔些便可……守正?”
 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变得很细小了。我再次向桃源出发,来到慧贞的阴部,她配合地微微张开大腿,我把头往那里嗅了一口,一阵浓烈的熟女香味传来,肥皂味夹杂着像麝香般的淫水,好像麻醉了我的臭觉神经,啊……原来她是这样的味道!

  我忍不住轻轻用舌头舔向她的阴唇,她那里有如处女般敏感,待舌头碰到阴唇她仿似触电的抽搐了几下,更骚叫了几声:“噢!”

  之后很自然地摆放小腿在我的肩膊上,这个姿势好淫秽呢!这刻,我的大姨已经发情得完完全全湿透,无论我怎样喝下那甜蜜的淫水,总是会源源不绝的供应。慧贞发现我在喝她的分泌,觉得颇难为情,道:“哎唷……不要啦……那些东西脏呢!”

  “胡说!这才是世上最甜的美酒呢!”

  说着我把舌头伸长的插入,阴唇贴着我的鼻孔,我用劲的前后抽插,同时用手指轻拨她浓密乌黑的阴毛。

  “啊呀……唔……撩大力点好吗!很痒呢!”

  其实此刻我的肉棒已经充血多时,擎天的巨柱跟着我摇摆不定,大姨突然起来,把整个身子倒转了,69式的让我品嚐美鲍,同时给我舒畅。

  她用舌头在我龟头底部的神经开始舔起而后卷动,接着便在龟嘴吸啜,我感觉到一些精水流了出来。慧贞很享受的不断舔,好像是小孩吃棒棒糖一样,还不时说:“唔……好吃,真香呢……噢……真甜啊!”

  想不到孤独多年的美人,一拾起阳具,那些技术便都全回来,不一会她便开始含下整条巨棒。

  “噗唧!噗唧!噗唧!噗唧!噗唧!噗唧!”

  大姨一边替我口交一边让我舔她,很快我便兴奋过度,但我不能早完事,大姨多年以来的首次必定要有高潮的。所以我把肉棒拔出,却听到她失望的“呀……”

  了一声。

  我立即解释说:“呀……我忍不住了……好妹夫要插入大姨了……来,接住了……”

  “啊!什么!”

  这说话令慧贞从迷糊中醒来,说:“怎么可以!一定不能!”我却已经把持不住,说:“好姐姐,别这样对我……我忍不住了,我要呀!”慧贞还是坚持不肯,向前想逃走,我便说:“你不痒么!只有是给我插入……才能解你饥渴呢!”

  她停下来想了一想,轻轻的按住下阴,也认同身体的需要。

  我见她犹豫,便把握时间,将她压在床上,劈开她的大腿,让肉棒向上轻轻一顶,“唧”一声,我们二人终於合二为一了。

  差不多同一时间,我俩都因快感叫了出来:“噢!”

  大姨立即反了眼睛,把我紧紧的抱住。我亦开始慢慢一下一下的抽插,湿润的阴道令交合非常舒畅。首先我是每一下都插到底部,她会应声呻吟:“哗!”

  我逐渐加速,她的呼吸也兴奋地加速。

  我抱她起来,女上男下的让她的阴核跟我的盆骨磨擦,让她边插边磨,有两种快感。她也十分受用,整个人都发起情来,说:“阿正!这姿势美妙啊!磨我吧……噢……舒服死我了,我最爱的守正!”

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叫我名字更让我兴奋,我更大力的抽插,说:“慧贞!我爱死你了……你知道我其实一直暗恋你么!”

  她听后把我抱住,强吻着我,舌头不停在挑拨,不忙说:“真的么!那你尽情插吧,我是你的了!”

  我突然感到下体压力增加,要泄了,便说:“爱人……我要爆精了,你全接下吧!”

  慧贞呼吸变得非常急速,也是时候高潮,但却说:“唔……拔出来吧……这样人家会怀孕的啊!”

  口里是这样说,腰间却不停地摇。

  “宝贝……太迟了,我们一同去吧!”

  我说。

  “好……好……好呀,宝贝……尽情射吧……把我填满吧!”

  “啊呀!”

  二人同声大叫,连绵不绝的精液全数射入慧贞穴内,我射完一次又一次,美人却咬紧牙关静静的抽搐,连脚趾也都全弯起来……终於静止下来,太太的大姐躺在妹夫怀中,下阴还不停地流出精液。不一会,她好像渐渐从媚药中醒过来,轻轻把我推开,躲进被窝中,我见她羞愧地回避我眼神,也静静地拾起衣服,更衣后我便回了房间。

  回到房间已经是二时,原来我们大战了两个多小时,幸好太太还是熟睡不醒,但我心中却知道这些一切都是她的安排,想到大姨现在的心情,我对她起了无尽怜爱之心。

  翌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,我们三人吃早饭时都没谈话,看来大家都心知肚明发生了什么事,看见大姨慧贞又束起了发髻,黑色樽领衫长裤,我差点不能相信昨天晚上的是她的呢!

  第二章

  回港后,慧贞罕有地跟我们失去联络。致电给她总是碰上留言信箱,她甚少回覆电话,就算是回覆也总是说工作太忙了。只有她的妹妹“慧岚”偶然还有机会跟她用膳。

  如是者过了半年,太太慧心终于忍不住闯上了姐姐的事务所,二人闲谈了几句,慧心便逼迫姐姐晚上来我们家里吃饭,起初慧贞坚拒,但最后都给屈服了。

  我在酒店当总厨,算是历来最年轻的一位,其实我也真的有点才华的。
  由于工作关系,在家里我甚少自己操(淫色淫色4567q.c0M)刀煮食,但这天慧心要求我一定要亲自为姐姐煮她最喜欢的烧鹅肝牛扒,想到自北海道至今,半年没见过她,也十分挂念呢!所以我必定要弄最美味的佳肴给她品嚐。

  慧贞晚上八时才到达我们家,这天晚上她又惯常的一身全素色打扮,米黄色的樽领加上黑色西裤套装,不施脂粉的她把长发束起成髻,面上木讷的表情真的是座冰山呢……晚饭也算融洽,可能大姨是因为我亲手弄了她最喜欢的美食,逐渐她的心情也和缓起来。

  我们多月来没见,互相谈及工作和生活的趣事,看见大家又如往常一样,真是愉快。

  饭后,慧心突然拉了大姨入房说密话,我便在厨房洗碗。

  不一会,房内传来吵架声,我立即跑到门前,听到慧贞说:“够了够了!我听够了这些疯言疯语了!你是否变态的?那有人迷魂姐姐跟自己的丈夫搞鬼的!你……”

  姐姐激动得哭了起来。

  “我又不是要你们来真的,我只是想你替我们生小孩而已!”

  “……你知道甚么是道德伦理么!我怎么教了个恶魔出来?你别再说了,我是肯定不会答应的!”

  “姐姐,难道你不替爸爸妈妈着想,妹妹是哪样的,我又不能生,你也四十岁了,我们家族难道要绝后?”

  “心!你不要跟我来这套,爸妈从来都不是那么迂腐的……有后便有后,没有后便没有后,那有得强求!”

  慧贞就是这样的,从来对人生都是那么有看法,有智慧的。

  她就是强而不蛮,刚中带柔的一个女人。其实她的胸襟比很多男性广阔,又重亲情,试问有多少人比至亲出卖,还可以这样轻易原谅呢?

  “姐姐,我真的不明白,这又不是难为你,北海道那晚上,你不是很开心吗!”
  “你!你还敢提起这件事!我猜守正也不知道你下了药吧!你对得住他么!”“姐姐,你离婚前都已经很久没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那回事了,到现在不只六、七年吧!你还是个女人吗?怎会没有需要呢!”

  慧心自小便是这样,慧贞为了弥补失去双亲之痛,总是给与妹妹最好的,自己不吃也留给妹妹,弄成慧心公主的脾气,说话总是口不择言。

  “你怎可以这样说的!我是你的大姐!”

  说罢,慧贞便冲出房门,还把我撞过正着。

  “大姨……大姨!”

  我尝试叫着慧贞,但她却一支箭般离开了。

  这时慧心才慢慢从房中出来,我也看不过眼:“心!你……这样说太过份了!”
  “我说的不是真话吗?她不是孤单一人吗?我这样很难为她吗?”

  一连串的问题,好像有点道理,是歪理……

  我看她们两姊妹可能要冷战很久了,怎料隔天的下午,慧贞特别早下班,来了我家便一直在睡房跟太太谈话。一直由三点到大约六点,我想知道应否煮饭,便想敲门,却听到房内传来慧心的哭声。

  我紧张起来便偷听了:“唔……只好到美国试试……”

  “怎么你不早说呢……我还以为……”

  “姐姐也不用担心,慧岚不是说吗,吃中药有机会没事呢?”

  听后我呆了!

  甚么!我立即打开房门,二人坐在床上手牵手。

  “慧心!你说甚么!你有病么?”

  “正,你都听到了……反正都要跟你说的,其实是这样的,我一年前发现自己患了子宫颈癌,已过了第四期,看过医生说还有大约一年半寿命……”

  “甚么!怎么你不早说!”

  慧心哭着说:“我这种是稀有的”阴性血型癌“不能做手术的,说了也没有用!”

  “那有没有找别的医生确诊?”

  “当然有呢!都给慧岚看过了。”

  太太的妹妹是妇科医生,在英国那边当了三年。

  既然自己妹妹都看过,那一定不是假的了……“怪不得这年来你做尽这些怪事……”

  我说。

  “对,我是于我们验身时发现的,其实我不是子宫酸素过高,只是不想你知道我时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无多了……”

  这刻慧贞早已哭得双眼通红了,便说:“……对,怪不得她在北海道做了那件事……原来她是想在她去后还可以有小孩陪伴着你呢,阿正!”

  我整个人跌倒在地上呆了。

  那天晚上我也不记得我们有没有吃过饭,时间好像停顿了,但又很快地流走。
  这晚,大姨留了下来陪慧心睡,我便在客房睡了。

  次晨,我起来发现两姊妹不见了,便打电话给太太,发现有短讯:“守正,不要担心我,我会在姐姐家居住,这边有女佣,我还会请看护,我会在这里住上一星期,期间姐姐会到我们家陪你,昨晚她已经应承替我们作代母,她这个星期排卵,请尽量配合吧。为了我的感受,请暂时不要找我。”

  我也不懂得形容这刻的感受呢,自己太太患上绝症又何来心情呢,但想到这是她最后的心愿,也不得不接受,况且大姨绝对是个绝色情人呢。

  今天下班时心情十分紧张,到底大姨到了我家没有?今天晚上又会怎样呢?
  谜题很快解开了。

  入门后,我看见慧贞正在摆放行李,她身穿黑色套装,脚穿拖鞋,向我说:“守正,回来了?”

  “对,大姨……我回来了……”

  真是尴尬的气氛。

  待我经过客房才知道慧贞已经把行李在客房放好,衣柜里都摆放了数件衣服,我也不便多望,便迅速入了自己房间。

  休息了一会,我换了衣服后,便打算预备食物,却发现慧贞也换了便服在洗菜,我立即上前帮忙,说:“大姨,这些事我来做吧……我是厨师嘛!”

  “就是因为你是厨师,整天都在煮饭,下班了,让我来做吧!”

  我却争着帮手,说:“这样怎行呢?我来做吧……”

  突然慧贞把手上的蔬菜丢在洗手盆,说:“守正……我不是客人呢,我会住在这里一会的,难道你打算甚么也不要我做么!”

  我想了一想,便道:“大姨骂得对……那么我去看电视了……”

  因为慧心不懂得做菜,所以我们如果不是我煮,便通常是在外面吃的,这天吃到大姨的手势,原来家常便饭也有别的风味呢!晚饭时,我们刻意回避不谈慧心的病,只是谈天说地,我想这天来一直都是愁云惨雾,我俩难得休息一会,心情都轻松点。

  饭后,我坚持要洗碗碟,慧贞便回了房间预备洗澡。

  洗完碗碟,我便听到水声,是大姨的洗澡声,这又令我回想起北海道的情景。
  但是此刻的大姨却是清清醒醒的啊。

  我躺在大厅看电视,不一会竟然睡着了,迷糊间感到有人替我盖了绵被,并传来阵阵幽香。

  可能是这两天的压力大,真的很累了,醒来已经是十二时,大厅的灯都关了。
  我起来拾起被窝,看见客房门已关上,心中竟然舒了口气。

  怎么呢!我不是也期待跟大姨再一起么?这些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子来,每次打手枪的对象不都是她么!现在人家活生生的睡在隔壁,这里便只得孤男寡女,怎么又退缩起来!我回到房间,拿出睡衣便到浴室洗澡,热腾腾的蒸气中,我彷佛看到女性的曲线,看来跟大姨相处了半天,我下意式地又起了淫念。

  所以洗澡后我便迅速回到房间,锁上门,开了电脑,上了常到的色情网址,看了一会,我便拿出肉棒来轻轻拨弄。

  “原来你是喜欢这些的!”

  突然我背后竟然传来慧贞的声音,我真的差点吓破胆,便整个人跳了起来。
  她立即轻轻拍我的心口说:“啊!对不起阿正,不要怕,不要怕,我一直在床上你没见到么!”

  我回过魂才发现眼前的慧贞是多么的陌生。

  大姨原来偷偷的换上了慧心平常用来跟我做爱时穿着的性感睡衣,黑色丝质花边的胸围跟同款式开孔内裤,还穿上了吊带黑色丝袜和睡房高跟鞋。

  我从下至上打量,看见她又放下了那头乌黑的长长美发,雪般白滑的肌肤配搭性感到极点的装扮,我那刻真的呆了十数秒!慧贞被我瞪着,本身非常保守的她想到自己穿成这样在男生面前,突然觉得很害羞,便坐在床上,用双手盖着面目,说:“啊……别这望了……我穿得很奇怪,是吗……羞死喇……很丑呢……我还是换衣服去了……”

  怎么原来在卧室里的慧贞说话是如此娇悄的呢!她的动静这刻看来还很像个少女呢。

  “不……才不是呢,我只是没见过这么美艳性感的你呢?”

  “花言巧语!在北海道那时不是……”

  说到最后她也觉得害羞,亦没有说完句子。

  “对,那次真是震撼呢!但我喜欢你花心思为我穿成这个骚样子……你的腿很美啊!”

  “当真!”

  说着大姨便把美腿跷起来,轻轻的踢动高跟鞋,再说:“阿正……我年纪大你这么多,其实这样要你……跟我……那个……真的是可以吗?”

  眼前的这个风骚女人真的是慧贞么!“大姨……别说成这样子吧……老实说,任何男性看见眼前的这个你都会想跟你做那个吧……”

  “但是……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对不起慧心呢?”

  大姨问。

  “我们也只是成全她的心愿吧!”

  看见她眼神中还带点犹豫,我轻轻的搭着慧贞的肩膊再说:“……好姐姐,我们只是肉体上的交合,其实跟做运动没什么大分别呢?”

  听到这说话,慧贞“叽”了一声笑了出来,说:“你这小伙子,总爱胡说,这是甚么歪理,做那个……怎能和做运动相比呢!”

  大姨连这些教训人的表情都是那么娇悄和富女人味的!说着,她示意我坐到她旁边,说:“……但你说得对,这都只是肉体上,我们都爱慧心,做这些都是为她,不需要内咎。对吗!”

  我点了头,然后把我的手放在她穿了黑丝袜的大腿上,虽然慧贞已经刻意以性感装扮来吸引我,但当我们有肌肤接触,她身体还是轻轻抽搐了一下。

  毕竟上次在北海道时,慧贞的神志不清,这刻我俩都十分清醒,慧贞活生生是个淑女,多年来没行房事,突然面红起来。

  她感到面红耳赤,都觉得很尴尬,双手盖面地说:“……我怎么喇……又不是少艾处女,怎么会这么紧张呢……”

  我立即站起来,把灯关上,说:“大姨,你先躺在床上休息一会,我很快便回来……”

  说着便跑往大厅去,却听到她说:“……你……怎么这个时候还……”
  不一会,我便回来,发现慧贞经已脱下高跟鞋,躲到被窝里面。

  我左手拿着两只酒杯,右手拿着香槟,说:“看看是甚么!”

  “啊!原来你去了买酒回来……唔……这不是很麻烦吗?”

  她说。

  我坐在她身边,斟了杯酒,递了给她,却见她眼红红地望着酒杯,一口起喝光了,温柔轻声说:“阿正……你真是体贴,知道我害羞便跑去买香槟回来……”我再把酒杯斟满,这次她举了杯,对我说:“……从来都没有人为我这样做,多谢你……”

  “大姨,只要你喜欢,我往后会对你更好的!”

  她又一次把酒乾了,放下酒杯,突然搂住我的颈部,深深的吻了一口,说:“……在这里,不要叫我大姨好吗?”

  “……嗯,知道了……慧贞……”

  我也放下酒樽、酒杯,掀起被窝,把她整个人抱了入怀,跟她不断地湿吻。
  不知怎么,我们的身体都很配合,动作位置都很有默契,我们的舌头在不停卷动时,我的手已不知不觉地抚弄着她的胸围。

  这件晚装很薄,所以她能感应得很清楚每一下的爱抚,她的乳房特别敏感,都是因为太久没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这事情了。

  “噢……唔!”

  慧贞轻轻的呻吟,躺卧在床上翘起腰部,我便用嘴唇轻轻吻向她双乳。
  我把她的胸围除下,看见那对坚挺的巨乳,粉红色的乳头,又会有谁相信这是个四十岁妇人的身体呢。

  舌头不停的在她的乳头舔转,慧贞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出尽力抱住我的头,并说:“噢……很痒呀……啊……”

  同时,她伸手往自己的下面,隔着性感的内裤,轻轻的磨,又在阴核那儿画圆圈,闭上眼睛十分享受。

  我看见这景象,下体经已充血已久,这刻在内裤的顶部跑出来透气。

  我在她耳珠吻起来,接着又把舌头伸入她耳孔,味道又香又苦,但却已令到慧贞叫了起来:“噢……呀!”

  我又在她耳边说:“……原来慧贞平常是这样解决的哦……真淫秽呢……”
  这句说话彷佛提醒了她正在抚摸阴核,立即停了手,害羞地说:“……才没有呢!我……”

  虽然她停了手,但面上的笑容眼神却越来越迷惑了,便索性劈开双腿夹住我的左腿,我的膝部紧紧的贴着她的阴户。

  那里虽然隔着内裤,这刻里面的淫水却早已渗透出来,整条小内裤都深透。
  想到自己一直敬佩的大姨,平常多严肃端庄,这刻竟然自愿地用阴唇磨我,我是否做梦呢!肉棒这刻开始涨得有点痛,刚好慧贞的手碰到了,惊叫了一声:“哇……这么粗壮的呢!”

  同时也温柔地拨弄了两下,那嫩滑的手带给我惊喜的快感。

  “唔……贞贞,你来帮我吧……很辛苦啊……”

  慧贞听到我对她的昵称,整个人都热情起来,说:“唔……很喜欢你这样叫我……来,脱了它!”

  她替我除下内裤时,擎天的巨柱就放在她面前,她害羞地面红了,说:“哇……嗯……很大啊,香呀!”

  她二话不说的替我舔起来,之后更上上下下的帮我出力吸啜,激烈的快感迅速渗透我全身,但她的表情却比我还享受似的。

  慧贞的耐力非凡,不断的替我舔啜,轻易地已经十分钟,但我怕到她痞在地上辛苦,终于把她扶了起来。

  我从她后面搂住,那对丝袜贴着我的大腿,又性感又舒服。我在她的颈开始吻起,到背部,到腰部,一直吻到臀部。

  我的双手亦四处游走,在她的大腿上抚摸,又把她臀部轻轻打开,她很自然地向前弯了身,露出了肛门和阴户。

  我在那里一嗅,多个月来我时常怀念的就是这刺鼻的香气,浓郁的成熟女性体味涌至,我忍不住伸出舌头往那里深深舔,浓浓的白色淫液被我喝下后,我把我的鼻子在她的阴户上磨擦,弄得我整块面都是淫水。

  这连串动作把她抛到九天之上,她忍不住大叫:“噢!不要喇……正正,那儿脏呢,人家还未清洗那里的啊……啊呀……”

  “怪不得这么香呢!贞贞,我要多喝些!”

  说着我便在出力地在那里舔食,又用舌头插入深处,她更兴奋说:“噢……那里……舒服呀……”

  之后她说了一句我不相信会出自她口的说话:“正正,我要喇,请你进来吧!”
  多么直接又动听的一句话,我却还想听到更多:“……甚么!我不明白啊?”
  慧贞知道我在打情骂悄,便附和地说:“……我要正正的肉棒,请你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我的小穴吧!”

  最后的那几个字特别柔媚。

  我轻轻的把那对被黑色丝袜紧套的性感美腿承托在我的颈膊,我往小腿上一闻,吻了一下,之后便拿起那条不倒的金枪,把龟头跟阴唇磨擦,迟迟不插入。

  过了一会,欲火焚身的慧贞终于忍不住了:“啊呀!宝贝呀,不要作弄奴家了……我全身都在烧呢!”

  “那你要我怎样呢?大声说出来吧!”

  我笑说。

  “我要正正的大肉棒插我那搔痒的阴穴啊!”

  我还未等她说完,我往前一顶,整条阳具入没至顶,我的盆骨碰到她的阴核,她立即大叫:“哗!噢!”

  我加速的抽插,保持着我上她下的姿势不断插,慧贞紧闭双眼,咬住下唇,不断叫:“哦!哦!哦!哦!哦!哦!哦!哦!哦!哦!哦!哦!哦!哦!”

  同时又用手把我抱紧,跟我湿吻。

  过了一会我把她反过来,她骑着我,这个姿态可以看清楚她整个人,特别是那个半开的胸围,腰间凌乱的袜带扣,诱惑的美腿,和此刻充满淫荡表情的脸庞。

  我忍不住说:“贞姐姐,你真的很美,如果可以永远跟你这样,那多好!”
  “噢噢噢……我也很舒服呢,哇!不要停呀!”

  “贞贞,清醒的你被上次更浪呢!你真迷人!”

  “对吗!我上次也有点蒙胧……今晚你要令我难忘的啊!”

  说着她便弯腰下来跟我亲嘴,她的口气很香甜呢!我被她挑战便抱她下床,她也顽皮地穿回高跟鞋,走到墙边双手按着墙,翘起屁股,回头摆出一副成人电影女角的姿势,我心想:“……她是如此的有情趣,又性感入骨,只可惜收藏在冷冰冰的外表底下!”我飞快在她后面插入,这时的她眯着眼,咬着唇,我大力不停的插了十数下,见她突然静了,只是沉沉地呼吸,大力地捉紧我双手,不断摇,阴唇更逐渐缩紧,我知她快高潮了,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呢,便说:“啊呀……噢!爱姐姐,我可以放纵尽情在你里面爆吗?”

  “啊!啊!啊!啊!啊!还需说的,宝贝,射吧,全数射在我里面吧,我要为你怀孕呢!我要啊!”

  “啊!来了!”

  “哗!热的!”便这样,我不停地将很多很多热腾腾的精液灌入这个美艳熟女的淫穴里面。

  慧贞弯了背,紧闭眼,大声地呻吟了一句:“噢!”

  大量的精液从那里流到两腿内侧,黑色的丝袜都变白了!一连串的喘气呻吟声过后,我轻轻的把慧贞抱住,尝试给她一个吻,但她把手指放在自己嘴唇上说:“阿正……别搞错了,我们只是为了生育而已,平时你还是我的好妹夫,对吗?”

  慧贞的语气又变回那个端庄的模样。

  我难以掩饰失望的表情,苦笑说:“……我明白的,慧……大姨……”
  说着,慧贞也起来收拾衣服回到客房睡觉,在她离开房间的一刻,一种强烈的感觉突然令我觉得很迷茫,怎么眼前的这个人会有完全不同的两面呢。

  一刻是热情如火,但迅间又变得冷漠无情,我也只有呆了的坐在床前。
  关了灯,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睡,脑海里尽是刚才慧贞的表情,房里还清晰可以闻到她女性的气味呢,转眼间已经是三点半。

  突然有敲门声,之后门打开了,黑色的背影是慧贞来的,她轻声说:“唔……你睡了吗?”

  我答:“还未……睡不着呢……”

  她关了门坐在床的另一边,再说:“……你不开心……是为了甚么?”
  “……我想是……为何你会突然对我这么冷淡吧……我还以为你喜欢我的……”
  她没有回应,寂静的房里我在黑暗中听到她在哭,说:“……我可以喜欢么!这么多年来,我以为我已经不需要男人,怎料突然与你一起了,我都分不清楚我是喜欢性,还是喜欢你呢……”

  “自从北海道之后,我每晚都会想起我们,我真的是变态的!你知道么,我怎会喜欢了有份迷惑我的人呢!”

  “但是我没有!我根本也不知道……”

  “我现在当然知道,但那时候我还是半猜半疑……无论如何,我时刻记挂着的竟然是自己的妹夫,还是个比我年轻十二年的男子,你说,我变不变态呢!”

  我终于明白了,她装作冷淡是因为她觉得喜欢我是羞耻。

  但是在这一刻,她来到我的床前,意思已经不可以更明显了,所以我突然主动把她搂住,她也不抗拒,我说:“……我又何尝不变态呢,我每晚合上眼都见到你的享受表情,听到你的叫声,甚至当我望着慧心时,也看到你的神情呢……我们两个变态的在一起,不好么?”

  听到这里,慧贞主动地跟我湿吻,这次倒是首次我俩互表心意后的第一吻,我们都不想分开,直到她差不多窒息才停止。

  之后慧贞把睡衣脱下,赤裸裸的坐上我的肉棒上,我们亦再一此激烈的交合。
  不同的是,完事后她主动的躲入我怀抱里,像个小 女 生般睡着了。
  蒙胧间她吻着我,轻声说:“很喜欢你这样抱着我,保护我……”

  次晨我猜想她会又回复那个冰冷的模样,怎知相反地,她在我怀中醒来对我说:“我们还有六天……让我们做六天的真正夫妻吧!”

  我又惊又喜,我做梦也没有想过会跟太太的姐姐当起夫妻来,更没想过这个冰山美人,融化了之后是如此的可爱呢。

  我洗澡后,慧贞已经煮好早餐等我,饭后我们一同更衣,上班前还肉紧的激吻了。

  为了可以珍惜每分每秒,我们上班后都申请放五天半的假期,所以我们下昼便又在家中一起了。

  可能是因为激情爆发了,我俩一回到家中,还等不及关门已经又再地上纠缠起来。

  从下班到晚上九时,我俩都在床上渡过,还真的记不起我在她体内射了多少次,只知道慧贞面色变得很红润,我还笑说她吸了我的精华,在反老还童呢。

  之后我两手拖手往附近的餐厅吃饭,侍应都认识我和太太,看见我跟另外一个女人如此亲昵都呆了。我还跟他们说这位是我的大姨呢!

  便是如此,我和大姨便以夫妻的身份共处了这七天,我们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间到沙滩游泳、看电影、踏单车、吃东西,晚上便在床上水乳交溶,尽情享受性爱。

  快乐不知时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过,很快便到了最后的一晚,我俩到了名贵的扒房吃晚饭后,回到家中,一边喝红酒一边跳舞,慧贞这几天来,衣着打扮跟化妆都变得很年轻,她这刻穿着的性感长裙在翩翩起舞,真是比起任何女明星都要漂亮多!入夜,她特别为我穿上了一套她新买的性感晚装和高跟鞋丝袜,她更罕有地要求我为她拍照。

  她摆出各色各样的色情动作,脱下内裤抱住大腿的要求我拍下她裸露的肉照。她说要送这些相片给我,因为她往后老了,也能给我最美丽的回忆。

  我问她作为大律师,这样做不怕吗,她却说为了我开心,甚么也愿意做。我们这晚总共做了七次,到后来慧贞说下面开始麻痹我们才停下来,但是欲火却不息止,我还是要她替我口交了我们才睡觉。

  醒来的时候,慧贞已经走了,桌上留了张纸条,说:“亲爱的老公,这数天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子,虽然我们要回到现实去,但我体内有你的精华,心中有你的爱意,已经给我足够的能量供下半生用了……永远是你的慧贞。”

  字节数:30676

    【未完待续】

    总字节数:911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