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静了一段时间的武林,由于江湖上传闻出现了一本上古奇学「天凤秘籍」。因而又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…………

  此「天凤秘籍」传一名乃数百年前,当时名列武林第一高手的「天凤老人」所着。

  最近风闻「天凤老人」的遗学「天凤秘笈」突然出现江湖上;不幸的是,此秘籍竟然被黑道邪流的「阴风谷」一派劫去。

  为此正道人士们人心惶惶,为恐此邪门「阴风谷」学成绝技后会公然出来江湖上兴风作浪,为害武林。

  于是,各门派正联合议论着,决议邀请那不久前隐退江湖的「飞龙庄」少庄主,亦即「武林盟主」龙天俊。

  邀他再重出武林,率领各派,征讨那「阴风谷」以要回「天凤秘籍」,否则也藉此机会消灭此一邪门。

  而今天下武林,除七大门派:少林、武当、峨嵋、青城、华山、终南、昆仑外,又以「一庄一谷、双堡三门」为林中最俱盛各的独立功夫派门。

  这其中「一庄、双堡」为白道正流。

  「一谷三门」,除一谷「阴风谷」近来行为乖张,已为黑道外,那三门「天绝门」

  、「人毒门」、「地煞门」也渐流为邪道,所行亦正亦邪,我行我素。

  至于那「一庄双堡」,一庄即为飞龙庄,少庄主龙天俊,数年前,在一次天下武林黑白道的综合比武中夺得武功第一后,即被公推为武林盟主。

  但龙天俊,这位武林的后起之秀,在不久庄主夫妇,也就是龙天俊双亲,突然病故后,龙天俊即宣布退出武林移居到山林间去。

  也许是由于「武林盟主」的突然退隐江湖,这数年来江湖渐渐变了质,如今的江湖上,加上突然出现的「天凤秘籍」,已渐起风浪。

  时值冬末,已是大地回春之际,而在江南地带已是渐入暖和。

  七大门派几个派出来的重要人物,以及「双堡」、「九宫堡」、「金银堡」双堡之要人,这些正派人士这天云集一处,连袂进入那山林之间,访寻「飞龙庄」而来………

  这是个风和日丽的天气。午后,在那有如世外桃源的「飞龙庄」,自龙天俊退出江湖后,数年以来,即在此山水之居,悠哉而自由的生活着。

  龙天俊与他的三妻四妾在此过着神仙般的生活,自然不知江面上这数年以来已有很大的变化。

  这曰午后,照例他都得睡个午觉,并且于睡前都喜与一妾作陪,做那鱼水之欢,此乃龙天俊性欲过人之处。

  在他的七名妻妾中,多为江湖美艳侠女,分别是:大夫人白蒂、二夫人吕菁、三夫人依莉、四夫人媚莲、五夫人秋美、六夫人玉娇、七夫人秀真。

  以上七名妻妾个个美艳绝色,但风流的龙天俊,目前正泡上大夫人的一位美艳婢女路小凤姑娘。

  大夫人白蒂原是东海岛,自立一派的「水银宫」少宫主,不久之前仰慕「武林盟主」龙天俊而下嫁过来及她的四名贴身婢女。

  此四名婢女个个是娇艳如花,分别是路凤儿,李铃儿、梅香儿、廖圆儿。

  四婢中,风流的龙天俊在一次酒醉中已误奸上了路凤儿,此事七个妻妾们也无可奈何,龙天俊则有意收她为「八夫人」,算是有所交待吧!但此举却引起了另三个私下爱慕的婢女有了异感……

  「唉哼……龙爷……你饶了我吧!再弄下去………路……路凤儿要……要死了……

  唉呀……天呀……人家吃不消了……喔唷……哼……」

  原来,龙天俊这天午觉前,又约了那新鲜雪嫩的大婢女路凤儿陪他在睡前一阵云雨狂欢……

  那路凤儿姑娘才十六岁,尚稚嫩得紧,这回给他开苞不久,又再度肉交中,初才紧干一阵,就娇嘘嘘的直喘声浪求。

  「甜宝贝,耐着些,再一阵,穴弄得湿大了点,非但不痛而且快感无比,这次一定会比上次痛快许多,来,忍着点……」

  龙天俊淫呼呼的低吟着,此婢路凤儿一身赤裸裸的肉体,特别的又白又细的粉肉儿,鲜美无比,身材丰满成熟动人。

  龙天俊十分满意地,双掌各捏着她粉胸前两只粉白大乳,一面贪婪的玩弄着,一面下部那巨型大鸡巴,下下到底的插送着那肥嫩奇紧的小肉穴。

  大约经过一刻钟,路凤儿这妞儿渐感到酥麻麻起来,那阴道内的淫水本能的增多了,且又是经过数次的淫交了,此刻,路凤儿真感到那两性交合的乐趣,尤其当那男人的大鸡巴头下下直抵花心时,那股子奇酥奇麻的味道,迫使她再也顾不了羞耻,肉体的需要激的她挺动浪迎了起来……

  「哎哼哼!亲……亲汉子……亲爷……插死小……小婢女了……嗯哼……弄得人心发慌……发麻……喔唷……」

  「小甜宝贝,这回你舒服了吧……」

  「哎哟……天啊!……你弄……弄死人了……」

  龙天俊却突的「吧滋!」一声!从她的小肉穴中突然的抽出湿淋淋的大鸡巴。

  「唉唷……要人命啊……你……你……」小妮子正吃上甜头,只慌得吃吃浪呼。

  龙天俊这风流汉,却拿鸡巴边磨着她鼓突突的玉穴儿,磨得女人更骚更浪。「小甜宝贝,叫声好听的,我再给你吃个痛快!」

  「好,好听的……」

  「嗯………」

  「这……叫……亲爷……」

  「不好听」

  「亲……亲汉子……亲哥……」「差不多,但还不行……」龙天俊边逗乐着,边顶着大鸡巴儿,狠狠的磨着阴核儿,项着紧缩的小浪穴口儿……

  「唉!唉……嗯哼……人家……不会叫嘛……」路凤儿这一阵子,浪哼哼的,四肢紧缠着他,忍无可忍胡乱的摇首乱呼着:「人家……人家真的不会叫嘛……好亲爷……